科技動態

聯系我們

協會地址:新金匱路1號市民中心5號樓626室
聯系方式:(0510)81827310
傳真:(0510)81827318
微信掃一掃

透視世界人工智能發展 | 美政府走上前臺力推人工智能

發布時間:2019-03-18 瀏覽次數:166次 責編:無錫科協高端學術互動交流平臺

參考消息網3月14日報道(文/周舟)最近,美國政府將發展人工智能(AI)作為一項國家戰略,準備利用美國在基礎科研實力上的優勢,推動人工智能產業發展。此前人工智能技術的主力軍是谷歌等企業,但從過去一年的趨勢看,美政府希望在這一領域直接發揮作用。


3月10日,在美國得克薩斯州首府奧斯汀舉行的“西南偏南”多元創新大會和藝術節的商貿展覽會上,機器人在打游戲。(王迎 攝)

政府支持 “國安優先”

美國總統特朗普2月簽署了一份行政令,啟動“美國人工智能倡議”,這份倡議體現出“美國優先”、“頂層推動”和“數據開放”三個主要特點。

第一,頂層推動,政企合作。

倡議的顯著特征是由政府推動這項國家級科技發展計劃。美國總統技術政策副助理邁克爾·克拉齊奧斯直言,這個倡議的重點就是集中聯邦政府的資源來發展人工智能。

這一框架性倡議在預算制定方面,對政府部門的要求非常具體。它要求各執行機構的一把手每財年與白宮主管預算和科技政策的辦公室溝通,說明將如何實現優先推動人工智能發展,并在預算批準90天內列明具體的人工智能優先項目和預計使用的資金。

另外,政府部門還有義務尋找與私營部門、學界和非政府組織合作的機會,發揮美國產、學、研相結合的優勢。

第二,遏制對手,國安優先。

倡議并非一份單純的技術路線圖,它開宗明義地表示,目的就是要“確保美國在人工智能領域的領導力”,應對來自“戰略競爭者和外國對手”的挑戰。

這份倡議在其指導原則中明確提出,要保護關鍵的人工智能技術不被戰略對手和敵對國家獲得。美國布魯金斯學會政府治理研究項目副主席達雷爾·韋斯特評價這份倡議時指明,美國的戰略對手就是中國。

美國政府很重視人工智能在國防安全領域的作用和影響,認為人工智能是鞏固其軍事技術優勢的重要組成部分。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項目局計劃在未來5年投資20億美元開發下一代人工智能技術。

第三,補齊短板,釋放數據。

針對數據不足的挑戰,該倡議的主要思路是開放美國政府手里的數據和計算資源,以解決訓練數據不足的問題。倡議指示聯邦機構幫助人工智能專家和私營企業部門更容易獲得數據和計算資源,其中包括國防部、商務部、衛生部、能源部掌握的計算資源。

另一方面,倡議還提出,數據開放要以保護個人隱私為前提,這一說法的背景是去年美國個人信息泄露或被非法使用的事件頻頻爆出,引發強烈的公眾抗議。因此在行政令簽署90天內,白宮還將向公眾征求意見,這也為該倡議能否有力推行帶來不確定性。

“科研驅動” 行業合作

中國創新工場董事長李開復去年11月在華盛頓的新書推介會上,將美國的人工智能技術定義為“科研驅動型”。美國人工智能研發主要有以下三個特點。

第一,由算力與算法驅動的人工智能技術。

行業人士認為算力、算法和數據是人工智能的三大要件。芯片(或算力)好比神經元,算法是神經網絡的連接方式,數據是供大腦訓練的素材。美國目前仍擁有較先進的AI芯片和AI算法。

2018年11月19日,美國商務部工業安全局出臺一份針對新興技術擬定的出口管制清單,“人工智能”類別遭遇了行業內部最強烈的抵制,從該類別下11個子類別可推斷出美國在哪些方面擁有不希望國外獲得的先進技術。

它們大體可以分為三類。第一是算法,包括深度學習、強化學習、進化和遺傳計算等,谷歌公司是這些領域的領軍者。第二是AI芯片組和AI云技術。第三是自然語言、語音和視頻處理技術。

美國英偉達和英特爾等傳統芯片巨頭仍然是人工智能訓練芯片技術的主要玩家,谷歌和美國斯坦福大學等機構在原創性的算法框架方面領先,這些算法一向是開源的,但最近OpenAI公司擔心自己的一種算法會引發安全風險而選擇不開源,從側面體現出技術封鎖思想正在人工智能領域醞釀。

第二,由基礎學科主導的人工智能產業。

美國人工智能技術發展最典型的特征是與其他學科密切結合,后者被稱為人工智能領域的“專家系統”。最有動力推廣人工智能技術的往往并非人工智能專家,而是來自其他學科的研究者。

專家表示,人工智能或機器學習算法有望設計出一些新型太陽能材料、新型抗癌藥或能幫助莊稼對抗病毒的新型化合物,這些需求更可能來自各自學科的大學實驗室或研究公司。例如,去年2月,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研究團隊開發了一種新型人工智能技術,可用于篩查常見的致盲眼部疾病,有助于加快疾病診斷。

從政府支持角度看,自2011年以來,美國政府向材料基因組計劃的投資超過2.5億美元,拿到資助的研究機構在研發過程中利用人工智能技術來實現科研目標,因此美國政府可能沒有直接資助人工智能技術,而是間接推動了其發展,但科研成果更加具體,效率更高。

第三,由傳統產業主動參與的人工智能革命。

美國的人工智能產業與其說被視作一個新的經濟部門,不如說人工智能是一種賦能技術,它正在改造傳統的產業。

一個典型的例子是美國農業企業收購人工智能初創企業。孟山都收購了前谷歌員工創立的“氣候公司”,這家公司通過大數據來出售農業保險;去年,美國農機巨頭約翰·迪爾收購了“藍河技術”,后者利用計算機視覺實時為農場提供農業服務。

通用、福特、博世等傳統汽車制造商和零件商也頻頻收購初創企業,實現人工智能轉型。從自動駕駛實力排行上看,這些傳統大廠與谷歌、優步等互聯網公司并駕齊驅。

美國的發展邏輯表明,人工智能技術的產業化,其本身形成的經濟部門并非全部,另外一個重要方面是能否改造基礎學科和傳統行業,推動后者形成新的發展動能。